用镜头看世界,用世界看自己。

罗老板微信lyqwitness,加好友请注明Lofter 看到的。

YouKnowCYC:

Seize the moment.

🌃🖐🏿🌃

💁🏼👓👰🏻

日落广州塔,塔顶有回转小寿司

广州大剧院,修女也疯狂。

随时准备好为艺术献身

南疆库车县,热斯坦街,扫街闲逛吃馕。

风天云寺人,清高淡静诚

回程,归家。

拉卜楞寺,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,有世界最长的转经道。设有六大学院,号称世界藏学府。听喇嘛师傅说,不仅弥勒佛,人人都是未来佛,迟早都成佛,大家要加油。好的,没问题。

风在吹,马在跑,黄河在咆哮

又回我大昆明,第四次了。

旅途

发一张去年的作品:马来西亚沙巴红树林,我在船上看到对面河岸这一幕,黄昏时当地村民在劳作,画面太美好,想起了《追风筝的人》,想起了《国家地理》各种大片。时至今日,看到依然感动和怀念,把我拉回那个时空,这就是照片的魅力吧。

今年第一张作品,怪兽楼,香港鲗鱼涌。某些城市的未来,是否也会如此。

南疆街头,少年足球。

库车大寺,还是第一次进到清真寺里拍照。

南疆的人文魅力,维族孩子的天真表情。

库车大寺,楼顶的光。

库车大寺,新疆第二大清真寺。劫后余生,活着真好。

说回徒步,我们最终在第7天晚上11点艰难出山。看到车灯的那一刻,感动得想哭,重归人类文明,你就知道你离不开。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得到的有恃无恐。在库车县,吃吃喝喝逛逛,活着真好。

路上大杂烩

徒步路上的照片,大杂烩。

翻过达坂,就算到了南疆,一片荒凉的地貌,没有植被。下面这张并不是拍得好,但记录了我和胡胡单独扎营的环境,一个恐怖的夜晚。我俩饥寒交迫的扎帐篷,我在几十米开外的黑夜中邂逅了野狼绿色的眼睛。吓得躲在帐篷里大气不敢出,吓得发抖,希望是做噩梦而已。细节不展开了,只能说平日烧高香,感谢老天不杀之恩。多半是一匹孤狼不怕擅自行动,没有靠近帐篷,要是群狼我俩就搁那了,这个号就不会再更新了。

徒步第六天,路上的风景。

徒步第四天,路上的风景。

装逼照,不能停。好不容易来个天堂湖,还不得回个本?

休整的一天

从前雪山拿来看,现在雪山用来爬。哪天能攀冰摘雪莲,再来晒命。自拍,笑一个。


阳关照射着大雪山,让人眩晕,必须要戴墨镜以防雪盲。听到有人苦中作乐哼起了「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呀,一步一步地往上爬」,紧皱的眉头才能舒展开0.1秒。

徒步第6天,翻越阿克布拉克达坂。说真的,不管你觉得自己平日里多牛逼烘烘,在大自然面前你都会觉得自己太渺小了,就像图中山脊上的小黑点,如蝼蚁不堪一击。只能祈祷大自然保持慈祥,只做个过客,而不是归人。

天堂湖地标,「老子来过」拍摄点。队伍走得只剩下我和胡胡两个人了,背着大包慢慢挪,但到这儿打了鸡血一样折腾,终于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了。不是吹,在下见过的打卡照中,还没见过更酷炫的(有也不要发给我看,谢谢)

1 / 14

© 罗老板 | Powered by LOFTER